跳到主要內容

【農民之聲】是時候來談談「好的」農產品

【農事誰人知】是時候來談談「好的」農產品

作者 林育賢

作者介紹:林育賢,阿公是日本時代佃農,阿爸在經濟起飛離農,自己生長在都市,陰錯陽差念了農校,主修生態輔園藝,後來跑去種紅龍果。夢想是寫一本「台灣眾果誌」,書寫台灣果樹產業的發展變遷,讓餐桌跟果園的距離,能靠得再更近一些。



上禮拜上下游這篇報導,開始了2017年農業界的第一波論戰。我想在烏魚之外,更該來談談,什麼是「好的」農產品。開始前,還是先來個前情提要吧!


烏魚養殖戶會在養殖關鍵期,餵食添加雌激素(雌二醇),誘導性別未分化的烏魚轉為雌性,讓烏魚子的產量提升,增加收益。若後期停藥,先前投入的雌激素經魚體代謝,收成時的殘留量跟野生烏魚相比,是沒有顯著差異的,應該是沒有食安上的疑慮。至於投入雌激素會不會經排放溢出而對生態環境的影響,目前則沒有相關的在地研究。


尷尬的地方在於,雖然這項技術在1990s就研究出來,但這些年來從沒辦法端上檯面。因為主管機關漁業署,遲遲未能切確釐清施用雌激素的環境及食安風險,雌激素目前仍不是水產動物養殖正面表列的用藥,但或許害怕衝擊產業,或許是沒有能量作稽核,也或許認為應該沒甚麼風險,就這麼默許漁民違法施用。


身為主管機關,這可是非常嚴重的失職,你要不就是置大眾於風險之中;要不就是讓漁民「違法」施用一個有效率也無風險的藥物,在台灣民眾對激素、化學、添加物等詞彙不明究理的恐懼下,背負黑心的罵名。


除了漁業署的失職,很多人則認為上下游的報導有誤導大眾引起恐慌,甚至打擊烏魚產業、圖利特定廠商之嫌。個人是覺得,內容仍算陳述事實,但措辭的精確度及報導的時間點,當然是值得商榷的,畢竟產業的衝擊與改變總是一體兩面,不是媒體專業就不多作評論了。




而我比較想聊的是,為什麼這樣的文章,會引起社會恐慌?

到底是文章太聳動了,還是大眾太無知呢?



就承認吧,現此時的台灣人,離食物源頭的農漁現場,實在太遙遠了。


過去幾十年重工商輕農業,目前從事一級產業的人口,不知道有沒有個10%。甚至在鄉村在缺乏能量(輔導、人力、資金)的狀態下,許多生產者對自己施用的肥藥飼料也不太了解,不了解內容成分及作用目的,也不了解可能的危害及風險。當第一線都不一定搞得清楚狀況了,更遑論住在都市的一般人;


或者,在現有的產銷機制下,那每一顆水果每一把青菜,自農民從田間採收,再經過貨運行、行口、拍賣市場,呈現在菜市果攤超商供消費者挑選時,它已經失去還在田裡時的記憶。我們無法知道它在哪成長、不知道誰把它養大,當然更不會理會它施了什麼肥又用了什麼藥。採買時就以俗又水又大碗為依據,或聽電視報楊桃會敗腎而拒買,鳳梨用生長激素而拒吃;


又或者,農方已經很努力解釋那些催熟芒果的益收、乾燥紅豆的巴拉刈...,但因為專業知識有其門檻,因為人們易隨恐懼而起,因為標榜有機友善無毒ND看起來比較安心,因為坦白說我根本不想聽你這麼多廢話,一切交給政府把關就好了。



然而在缺乏彼此對話和參與下,把自身的權益讓渡給政府老大哥,它真的有能量(力)做好把關嗎?

想想這幾年各式真假食安風暴,不過也只是正常能量釋放而已。



為了迎合大眾對食安的疑慮,社群網路及電商平台上越來越多打著「友善」「無毒」「ND」等旗幟的農產品,卻也越看越多越空洞乏力(當然也包括我的紅龍果),其中更不乏投機之徒欺眾人的不了解,號稱的與實際施作有很大的落差。


甚麼時候,生產者可以好好的說說,我們如何「安全」「永續」,面對病蟲害做了哪些必要防治,在法規、輔導跟不上產銷現場時,又不得已做了哪些違反規定的事情(譬如根瘤線蟲是紅龍果新的病蟲害,目前沒有推薦用藥,去年線蟲為害太嚴重,我用芬滅松、阿巴汀灌頭其實違反農藥管理法,但在採收販售前有自主檢驗確認殘留量符合食藥署的規範)。


對不同農法少一些情緒性的批評(盡量啦XD),讓消費者能更接近生產現場,在充分的資訊及食農間的溝通下,選擇「好的」農產品。


當然,每個人都「好的」一定都不太一樣,選擇自己認為好的產品,支持自己認為好的生產者,用消費的力量讓世界變成自己認為好的形狀>///<



本文由林育賢授權轉載,原文刊登於2017年01月10日作者臉書。 點此閱讀原文


「雌激素烏魚」事件脈絡 延伸閱讀:

1. 2017/1/4 上下游》業界公開秘密 雌激素養烏魚 漁業署無視違法食安風險

2. 2017/1/4 漁業署》為食安把關 加強烏魚養殖管理

3. 2017/1/4 一級嘴砲技術士》恐懼行銷是一門好生意

4. 2017/1/5 Lin bay 好油》扯農民後腿的農業媒體:關於雌激素養烏魚的謠言

5. 2017/1/5 上下游》邁向更好的烏魚產業 漁業署:禁用雌激素 輔導自然養殖

6. 2017/1/7 農傳媒》烏魚雌激素是禍首?養殖漁民面對飼料成分不明才是痛

7. 2017/1/7 上下游》初心不變《上下游》對烏魚報導的說明

8. 2017/1/8 Lin bay 好油》上下游說某評論,那我就對號入座當成是我直接來回應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鈣與作物品質,進階篇】鈣肥怎麼挑?哪時後施?怎麼用?實習の植物醫生筆記

【鈣與作物品質,進階篇】如何選擇鈣肥?哪時候施?怎麼施?
(本文由科技農報(智耕農工作室)大虫農業共同企劃)

作物除了需要氮、磷、與鉀肥等主要元素,次量與微量元素例如:鈣、鎂、錳與鐵也是不可或缺的要素。「次量與微量元素往往是影響口感、風味、與蔬果品質的關鍵」。


這概念對專業農友來說已是老生常談。鈣肥種類怎麼選?施用的時機?以及施用方法?以下整理了中興大學土環系吳正宗教授,以及肥料從業人員的經驗分享,期許農友都能「投資肥料有賺有賠,施用前請詳閱使用說明書」。


鈣肥是一種土壤改良資材,用途大多為中和土壤的酸性。依照鈣肥種類,大致上可分為,石灰類、爐渣類、以及生物性的蚵殼與蟹粉。好鈣肥的標準,取決於改善酸鹼值的效率,即「以最少施用量就能顯著改善土壤酸鹼度」,因此就環境保育的角度與經濟效益而言,氯化鈣與硫酸鈣是相對等級較差的鈣肥。


農民之聲:有機質複合肥料補助,網頁好讀版!(頁面搜尋關鍵字,即可確認肥料有沒有補助)

農報好康:有機質複合肥料補助網頁好讀版農民朋友注意囉,使用這些肥料可向政府領補助!只要符合申請資格,並使用農委會公告的有機質肥料:「含有機質複合肥料運費補助作業規範」肥料產品彙整表,就能根據 國產有機質肥料補助原則,向當地主管機關申請肥料補助經費。(表格更新日期:106.05.15)

有機質肥料與化學合成肥料不同,肥料來源為動物、植物、微生物殘體或代謝物,不但能增加土壤肥力,還能改善土壤結構增加保水力。雖然肥效比化學合成肥料緩慢,但對土壤與環境的衝擊較小。因此從今年起,政府開始鼓勵慣行農民使用這種環境友善的肥料種類,但那些商品有補助呢?農民朋友可用手機瀏覽器右上方功能鍵,「在網頁中尋找」搜尋功能,或是電腦網頁右上方功能鍵的「尋找」,輸入自家使用的肥料登記字號,就能知道能不能領補助了喔! 相關新聞:為減輕農民成本,農委會啟動有機質複合肥料運費補助





手機搜尋方法(如上圖)


一、台灣肥料股份有限公司
編號 廠牌商品名稱 登記證字號 1 農友牌台肥硝磷基黑旺特1號有機質複合肥料 肥製(複)字第0792034號 2 農友牌台肥硝磷基黑旺特4號有機質複合肥料 肥製(複)字第0792035號 3 農友牌台肥硝磷基黑旺特5號有機質複合肥料

基因編輯「脫靶效應」的隱憂,仍待育種家尋求解方

基因編輯「脫靶效應」的隱憂,仍待育種家尋求解方 編譯 張瑞玶/編輯 林韋佑/責任編輯 柴幗馨

全球暖化及各種因氣候變遷引發的植物病蟲害使得世界許多地區的糧食安全受到威脅。而在低度開發國家中,貧窮與作物欠收更可能導致飢荒和營養不良等更嚴重的糧食安全問題。


面臨作物適應的相關挑戰,英國John Innes Centre 研究團隊表示:使用基因編輯技術,針對作物基因序列中的目標基因進行基因編輯,作為作物的抗病育種的工具,會是一種非常有用且有效的方法。

目前CRISPR技術應用於作物基因的研究仍不廣泛,而作物經由CRISPR技術編輯之後,是否能夠成功地將編輯後的變異序列,繼續保存於後代的植株,尚需要深入的研究。此外關於CRISPR技術的脫靶效應(off-target effect)也是科學家無法百分之百確認的問題。

「脫靶」指的是:基因編輯的時候,CRISPR-Cas9系統沒有在正確的目標基因上,進行基因編輯,因此在非目標基因序列上,產生無法預期的變異。通常序列相似的同源基因,最有可能發生脫靶的狀況。




John Innes Centre以及英國The Sainsbury Laboratory 的科學家們,針對大麥與蕓薹屬植物(Brassica,十字花科下的一屬,常見的作物有青花菜、油菜或蕪菁)的特定基因進行編輯,並分析CRISPR基因編輯的成效:包括使用CRISPR技術是否能促使單子葉植物與雙子葉植物的目標基因片段產生變化、後代植物是否能夠遺傳編輯後的基因、以及基因編輯過程中發生脫靶效應的頻率。

研究成果顯示,大麥與蕓薹屬作物的目標基因片段在使用CRISPR技術之後都有產生微小的變化,雖然僅涉及目標基因序列中的1-6個鹼基。然而,這樣的微小變化也足以有效地阻止目標基因的正常運作。

研究近一步針對後代植株進行基因檢測,發現編輯後的基因序列不僅能保存在後代植株之中,而且後代植株的背景基因組,與使用傳統育種方法培育的後代沒有任何顯著差異。



儘管論文中提供了「如何降低脫靶效應」的試驗設計方法,但在研究過程中大麥與芸薹屬這兩種作物還是發生脫靶效應。

這表示未來科學家應該更謹慎的看待「如何確保CRISPR系統僅只編輯目標基因」的議題,而脫靶效應的發生,也就表示一個基因家族之中除了目標基因本身,同時還有許多相關的基因組都發生了變異。換句話說,除了研究者所認定的目標基因之外,可能還需考量更多非預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