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植物專利權爭議,莫可奈何的Zespri公司

中國植物專利權爭議,莫可奈何的Zespri公司

編譯 Nancy編輯 柴幗馨

紐西蘭奇異果公司Zespri,驚傳有心人士將兩個受歡迎的品種—金黃圓頭與金黃9號,在未經過授權許可下,私自帶至中國種植的情事。經過當地公安協助調查後,Zespri希望中國的檢調單位能協助訴訟與求償事宜,然而植物專利非刑事訴訟的範圍,因此Zespri只能以民事案件向未授權種植奇異果的農民求償,並且要求清除果園內所有的奇異果樹。

奇異果大龍頭在中國的植物專利保衛戰,顯然Zespri公司對盜種的情事無可奈何。但對Zespri而言,想放棄中國,開發新的奇異果產區,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畢竟處理國際植物專利登記與申請,就是一項複雜又繁瑣的大工程。


根據中國農產業人士的推測:Zespri究竟該不該對中國農友提告,公司陷入兩難的困境。一是得維護自家契作農友的權力,但奇異果的原生地就是中國,若貿然提起訴訟,很可能引發中國果農的更嚴重的反彈。


綠色奇異果,Gold Hort 16A就是在中國被偷盜種植的品種
圖片來源,Zespri公司網頁

種苗流出問題茲事體大,未授權的果園面積超過100公頃

知名奇異果公司Zespri,發現有農民違反授權約定,私自流出特殊品種金黃圓頭與金黃9號的枝條,並在中國境內生產奇異果。未經授權就種植Zespri奇異果的農民不是少數,根據官方資訊,從2012年開始Zespri就發現了違規種植的情事,這些偷種的面積甚至超過100公頃。

依照中國「植物品種權」的法律規定,Zespri可對侵犯品種權的農友提起民事訴訟,並取消該農民的授權合約,甚至要求剷除果園裡的枝條。另外也可向地方政府的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情事嚴重者法院還能依照刑法裁處。




植物專利權不在刑事訴訟的範圍內,也讓中國政府無法干預盜種處罰行為

然而Zespri當初是以「植物專利權」保護金黃圓頭與金黃9號品種,但植物專利權並不是在刑事訴訟的規範之內,因此中國檢調單位並沒有義務與權利,協助zespri公司進行盜採種苗的蒐證工作。現階段Zespri公司只能採取民事訴訟一途,保護遵守規定的契作農民。


Zespri想在中國執行這些「罰則」也沒有這麼簡單。只要農民提出「證據」,舉證自己是在「不知情」的前提下種植金黃圓頭或金黃9號品種,就能反告Zespri公司。

中國農民擅自偷盜Zespri的果樹枝條已經不是第一次,過去曾發Gold Hort 16A,綠色奇異果品種的枝條落入非授權的農民手中,導致中國四處可見Gold Hort 16A品種。不過Gold Hort 16A的專利權只到2018年截止,因此Zespri公司沒有積極處理偷盜種苗的案件。

金黃品種奇異果是Zespri公司耗時10多年的研發成果,因此該公司特別重視這次品種偷盜事件。而跨國植物專利權與品種權的司法爭議,值得台灣農企業做為借鏡。





延伸閱讀: 品種保衛戰,日本草莓品種保護新策略


資料來源: NZFarmer Sep 07, 2017   No criminal action open to Zespri against person who sent kiwifruit plants to China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