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拆或留?巴黎都市農園的存廢爭議

拆或留?巴黎都市農園的存廢爭議

編譯 林韋佑編輯 柴幗馨

法國巴黎西北邊的白鴿城是著名的永續發展城市,但這個擁有前衛都市農園計畫的小城市,也面臨了城市農園被迫改建為停車場的危機。對即將舉行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的主辦單位─巴黎市而言,十分諷刺。
圖說:白鴿市的R-Urabn空間一隅


2008年白鴿城獲得Atelier d’Architecture Autogéreé (AAA)的R-Urban計劃支持(註1),開始了一項前衛的都市發展計畫─Agrocité 都市農園,將農業與城市發展相互結合。比方在街上興建農業設施,由學校提供專業堆肥培訓,以微型農場的方式,透過分配及在地產銷達到城市農園的願景。

例如它們利用社區空間結合咖啡廳,在公共空間的旁邊栽種作物,而收成的作物直接在現場處理,以人們可以負擔得起的價格在咖啡廳販售。

圖說:白鴿市的城市農園一景


計畫發起人說明R-Urban「正在做的」,就是面對氣候變遷時,地方政府和個人所扮演的角色,此一舉也正受到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委員會(IPCC)的專家小組的關注。

「透過區域網路的連結,其他地區的市民以及白鴿市都對對白鴿城的城市恢復力(urban resilience) (註2)越來越有信心。」

然而巴黎市議會卻以都市更新為理由,要求將原本作為城市農園的土地,改建成停車場。而R-Urban計劃的參與者則表示:「城市農園四周的閒置用地,已經準備好作為停車場的使用空間了。」

此外也有人指出:「多數居民無法負擔停車位的費用,何況城邊另一區還有空地可以運用」。但白鴿城的市長沒有針對當地居民的訴求做回應。

AAA團隊認為,「這項城市發展計劃非常難得,白鴿市的成功更表示都市農園的發展正蓄勢待發,現在終止這項計劃非常沒有意義。」

圖說:Agrocité計畫始於2008年,「若逕行終止將會是很可恥的一件事」


儘管天氣不好,居民們仍會在陰雨天的午後,花時間在農園悉心照料著作物,或是在社區的咖啡廳聊天。來自不同社會背景的人交會在同一個空間,交換他們的園藝知識,實在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景象。


Benoît為發起R-Urban計劃保存的請願者。對當地的居民來說,R-Urban計劃也提供了一個改變生活的機會。像是 Benoît本人,他離開原本在印刷廠的工作,轉行到堆肥和回收作業,與巴黎的小型啤酒廠合作,協助他們處理廢棄物,還參與了指導Agrocité的堆肥課程。

其他的居民像是Claire也提到自己對這個計劃的看法:

「我從小就在黎巴嫩的農場長大,並熱衷於參加R-Urban計劃,希望它能趕快發展起來。」


「我和我的女兒在這裡可以自己種蔬菜,且不使用任何農藥。有機蔬菜跟水果是真的很貴,所以在這裡的這種生活方式和利益分配已經很不錯了。」


也有居民認為R-Urban計劃讓城裡的人互相學習。

「我雖然不懂農業或是園藝,但是在這裡有很多人是從西印度群島來的,在他們的故鄉就有種植蔬菜的經驗,又好比葡萄牙人知道要怎麼種白菜等等

「R-Urban計劃填補了我的空閒時間,同時也在這個咖啡廳遇見很多人。如果沒有這個計劃,我想我應該不會投入那麼多,因為我連走路都有困難。」

這些都是白鴿城的居民努力的傳達希望保留R-Urban計劃的心聲。

圖說:「我們彼此互相學習...」...居民很享受Agrocité為他們帶來的社區氛圍


對於R-Urban計劃的爭議,也顯示出巴黎要升級為大都會的困難。在2016年的1月1號,超過120個城市和他們各自的市長將開始共同著手建立「巴黎大都會」的身分,一齊解決問題,好比策略規劃、氣候變遷、永續發展等議題。

白鴿城的居民希望能在市議會分享在R-Urban計劃的生活經驗,並向他們展示這塊綠意盎然的綠洲,期待共同創造一個具功能性的城市組織。計畫團隊表示:「只為了一個無聊的停車場而要摧毀Agrocité的一切,將會是很可恥的一件事。」

資料來源: The Guardian Sep 11, 2015 Why is a Paris suburb scrapping an urban farm to build a car park?

延伸閱讀:〈恢復力思考─城市生活的永續想像〉



註1:Atelier d’Architecture Autogéreé (AAA)是一個自我管理架構的工作室,它提供一個合作的平台,引導探索、實際行動和研究有關於城市突變與當代城市崛起的文化、社會和政治的實踐。

AAA的行動透過「城市策略」(urban tactics),鼓勵居民在廢棄或閒置的城市空間進行自我管理,透過提出可翻轉的游牧計劃,在被忽視的矛盾和刻板印象所發現的缺口,實踐探索當代城市的潛力(如人口、移動性、時間性)。

這是一種微型政治的展現,AAA希望藉由其參與能讓城市更生態、更民主,讓空間能貼近其使用者,並減少由上而下的依賴。「自我管理架構」包括關係、流程和人員、渴望、技能和知識。這樣的架構雖然不是一種全然自由主義的實踐,但是是一種基於交換和互惠,以及不論規模地涉及所有有興趣的個人、組織或是機構之新的組合和合作的形式。

AAA認為他們的架構是同時富有政治性和詩意的,就像他們的首要目標是為了「創造人們與世界之間的關係」。


參考資料:Urbantactics


註2:當代人們討論城市恢復力(Urban resilience)主要是針對受到三大潛在風險的威脅後(氣候變遷、自然災害和恐怖攻擊),城市恢復其正常功能運作的能力。

因此,城市恢復力定義為「在巨大且的多重災害的威脅下,一個城市能將大眾的安全和健康、經濟和安全感的衝擊做到最小之準備、應對和復原的能力。」

而具有恢復力的城市在遭遇災難事件後較能快速恢復基本服務及社會、制度及經濟活動(Jabareen, 2012),對環境變遷也較有調適的反應能力;換句話說,恢復力同時也是環境系統在經歷擾亂及維持運作中,整體容受力的表現(Gunderson & Holling, 2001)。


參考資料:1. 維基百科 ; 2. 邁向韌性社會:脆弱度觀點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鈣與作物品質,進階篇】鈣肥怎麼挑?哪時後施?怎麼用?實習の植物醫生筆記

【鈣與作物品質,進階篇】如何選擇鈣肥?哪時候施?怎麼施?
(本文由科技農報(智耕農工作室)大虫農業共同企劃)

作物除了需要氮、磷、與鉀肥等主要元素,次量與微量元素例如:鈣、鎂、錳與鐵也是不可或缺的要素。「次量與微量元素往往是影響口感、風味、與蔬果品質的關鍵」。


這概念對專業農友來說已是老生常談。鈣肥種類怎麼選?施用的時機?以及施用方法?以下整理了中興大學土環系吳正宗教授,以及肥料從業人員的經驗分享,期許農友都能「投資肥料有賺有賠,施用前請詳閱使用說明書」。


鈣肥是一種土壤改良資材,用途大多為中和土壤的酸性。依照鈣肥種類,大致上可分為,石灰類、爐渣類、以及生物性的蚵殼與蟹粉。好鈣肥的標準,取決於改善酸鹼值的效率,即「以最少施用量就能顯著改善土壤酸鹼度」,因此就環境保育的角度與經濟效益而言,氯化鈣與硫酸鈣是相對等級較差的鈣肥。


農民之聲:有機質複合肥料補助,網頁好讀版!(頁面搜尋關鍵字,即可確認肥料有沒有補助)

農報好康:有機質複合肥料補助網頁好讀版農民朋友注意囉,使用這些肥料可向政府領補助!只要符合申請資格,並使用農委會公告的有機質肥料:「含有機質複合肥料運費補助作業規範」肥料產品彙整表,就能根據 國產有機質肥料補助原則,向當地主管機關申請肥料補助經費。(表格更新日期:106.05.15)

有機質肥料與化學合成肥料不同,肥料來源為動物、植物、微生物殘體或代謝物,不但能增加土壤肥力,還能改善土壤結構增加保水力。雖然肥效比化學合成肥料緩慢,但對土壤與環境的衝擊較小。因此從今年起,政府開始鼓勵慣行農民使用這種環境友善的肥料種類,但那些商品有補助呢?農民朋友可用手機瀏覽器右上方功能鍵,「在網頁中尋找」搜尋功能,或是電腦網頁右上方功能鍵的「尋找」,輸入自家使用的肥料登記字號,就能知道能不能領補助了喔! 相關新聞:為減輕農民成本,農委會啟動有機質複合肥料運費補助





手機搜尋方法(如上圖)


一、台灣肥料股份有限公司
編號 廠牌商品名稱 登記證字號 1 農友牌台肥硝磷基黑旺特1號有機質複合肥料 肥製(複)字第0792034號 2 農友牌台肥硝磷基黑旺特4號有機質複合肥料 肥製(複)字第0792035號 3 農友牌台肥硝磷基黑旺特5號有機質複合肥料

基因編輯「脫靶效應」的隱憂,仍待育種家尋求解方

基因編輯「脫靶效應」的隱憂,仍待育種家尋求解方 編譯 張瑞玶/編輯 林韋佑/責任編輯 柴幗馨

全球暖化及各種因氣候變遷引發的植物病蟲害使得世界許多地區的糧食安全受到威脅。而在低度開發國家中,貧窮與作物欠收更可能導致飢荒和營養不良等更嚴重的糧食安全問題。


面臨作物適應的相關挑戰,英國John Innes Centre 研究團隊表示:使用基因編輯技術,針對作物基因序列中的目標基因進行基因編輯,作為作物的抗病育種的工具,會是一種非常有用且有效的方法。

目前CRISPR技術應用於作物基因的研究仍不廣泛,而作物經由CRISPR技術編輯之後,是否能夠成功地將編輯後的變異序列,繼續保存於後代的植株,尚需要深入的研究。此外關於CRISPR技術的脫靶效應(off-target effect)也是科學家無法百分之百確認的問題。

「脫靶」指的是:基因編輯的時候,CRISPR-Cas9系統沒有在正確的目標基因上,進行基因編輯,因此在非目標基因序列上,產生無法預期的變異。通常序列相似的同源基因,最有可能發生脫靶的狀況。




John Innes Centre以及英國The Sainsbury Laboratory 的科學家們,針對大麥與蕓薹屬植物(Brassica,十字花科下的一屬,常見的作物有青花菜、油菜或蕪菁)的特定基因進行編輯,並分析CRISPR基因編輯的成效:包括使用CRISPR技術是否能促使單子葉植物與雙子葉植物的目標基因片段產生變化、後代植物是否能夠遺傳編輯後的基因、以及基因編輯過程中發生脫靶效應的頻率。

研究成果顯示,大麥與蕓薹屬作物的目標基因片段在使用CRISPR技術之後都有產生微小的變化,雖然僅涉及目標基因序列中的1-6個鹼基。然而,這樣的微小變化也足以有效地阻止目標基因的正常運作。

研究近一步針對後代植株進行基因檢測,發現編輯後的基因序列不僅能保存在後代植株之中,而且後代植株的背景基因組,與使用傳統育種方法培育的後代沒有任何顯著差異。



儘管論文中提供了「如何降低脫靶效應」的試驗設計方法,但在研究過程中大麥與芸薹屬這兩種作物還是發生脫靶效應。

這表示未來科學家應該更謹慎的看待「如何確保CRISPR系統僅只編輯目標基因」的議題,而脫靶效應的發生,也就表示一個基因家族之中除了目標基因本身,同時還有許多相關的基因組都發生了變異。換句話說,除了研究者所認定的目標基因之外,可能還需考量更多非預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