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農民之聲】情非得已,農民無法拒絕農藥的原因...

【農民之聲】情非得已,農民無法拒絕農藥的原因...


作者 楠興農場/責任編輯 柴幗馨

從農資歷:28歲,男性

栽培方式:紅龍果,採IPM害物整合管理


本文由經過農報主編整理與潤飾,提供讀者更清晰、更多元的農業視角

食藥署公告修正「農藥殘留容許量」,其中修訂了幾項延伸用藥的殘留規定,卻又引發立委與民眾的恐慌。「為什麼開放更多農藥?」「以前沒有怎麼現在有咧?」其實開放延伸用藥的政策,不但能重新整理過去不合時宜的農藥規範,讓許多低毒性的農藥能夠擴大使用範圍,也能減少農民使用非推薦用藥的案例。過去大家總是看到有機農民說:我不灑農藥,請跟我買水果。這次不妨聽聽「慣行農民」的心聲,為什麼要噴農藥?





每次噴農藥,都需要梁靜茹給我勇氣...

就像上戰場一樣,噴就是勞神又勞力的苦差事。首先必須全副武裝穿上防護衣,而且從開始配藥,就得小心,避免藥劑噴濺至身上。接著在太陽底下扛著藥管一整天,還得隨意注意風向的改變,一不小心又是滿身的農藥。完事後還得仔細清潔藥桶與管線,再把設備通通收好。噴一次藥下來,摸到吸到的農藥可能破百ppm,傷肝又傷心。不僅如此,好的農藥不便宜。芒果一甲地噴一次就噴掉兩張小朋友!更慘的是,只要一下過雨,果農就必須在爬上爬下噴藥,若沒有照起工噴,嬌嫩的愛文芒果很容易就染上炭疽病。情非得已,農民不會想使用農藥。



噴藥這種把命拚的事,為什麼我們願意做?

台灣的蔬果產業,只有少數農民能做到完整的溯源生產。大多數的農民,只能被迫進入傳統運銷體系,如拍賣、或是批發市場,再經過水果商、盤商等將產品送至傳統市場。因此一般民眾在菜販、水果攤上看見的,頂多有吉園圃與QR碼貼紙,檯面上幾乎都是無法溯源的農產品。而傳統通路看品質,拚產量,「食物的可追溯性」完全不具優勢,農民自然而然不願意投入。一旦驗出農藥殘留超標,由於無法追溯生產者,後續追查總是不了了之,久而久之藥殘抽檢的力道也會小很多。

因此站在大多數農民的角度,既然通路對農藥殘留沒有太大的要求,種出未檢出的產品也不無法賣比較貴,為什麼要犧牲產量、賣相,跟自己的收入過不去,還要被其他農民訕笑呢?

只有少數規模大、能夠穩定產量的農民才有能力做到4章1Q的標準(有機、優良、產銷履歷、吉園圃、生產追溯)。而溯源農產品的優勢,就能進入大型通路,比方大賣場、有機商店、農民市集、或營養午餐團膳等。政府也會不定期抽檢這些農產品,加上驗證單位的現場稽核,讓農藥殘留量風險降至最低,也能藉由驗證系統監督整個栽培過程的食品安全性。




延伸用藥,其實能保護農民的健康

以前農藥登記是由廠商提出申請,採「藥劑 ─ 作物 ─ 害物」對應的正面表列。譬如「賜諾特 ─ 落花生 ─ 夜蛾類」。防檢局通過廠商的申請之後,農民可依推薦的倍數、劑量及安全採收期,使用斯諾特防治花生夜蛾類害蟲,同時食藥署也會訂定賜諾特在花生的殘留容許量。

但每一筆登記,都要耗費很多時間與費用。基於獲利的考量,許多廠商不願意在產業規模小的作物上提出申請,導致農民在面對病蟲肆虐時無藥可用,甚至逼不得已使用非推薦用藥。因為沒有訂定殘留容許量,儘管只驗出0.01ppm微量殘留,在媒體的渲染下,也會引發另一波「食安風暴」。

舉例來說,紅龍果與花生都會出現夜蛾害蟲咬破花果與枝條的情況。由於紅龍果是近年竄紅的新興果樹,可以使用的藥劑非常少,僅賽洛寧、陶斯松及蘇力菌三支。前段提到的賜諾特,雖然是低毒性、高選擇性的新一代農藥,卻不能用在紅龍果上。缺少可選擇的農藥種類之下,往往增加病蟲的抗藥性,也逼的果農加重藥劑的用量。反而增加消費者、自然環境的風險。直到去年底上一波「放寬標準」,才讓紅龍果農可以光明正大用斯諾特。開放延伸用藥,不但讓農民能使用更安全的農藥,減少高毒性農藥使用,也能降低因防治小果不佳而濫用藥劑的風險。



永遠吵不完的「無毒」蔬果

這幾年消費意識抬頭,市面上也多出許多以「有機」、「無毒」、「未檢出」等標語作行銷的農產品,這類農產品當然是好的,但並非台灣農業常態。卻無形地建立了消費者一些「農藥毒害子孫」、「未檢出是理所當然」似是而非的認知。

每種作物、每個品種,在不同環境、季節栽培,所面臨的病蟲害大不相同,要做到有機或未檢出的難度也天差地遠。以水果來說,紅龍果的病蟲害算不嚴重的,要做到未檢出並不困難,犧牲一些產量或賣相,做有機也可以。但看看愛文芒果,開花期與小果期時容易發生薊馬、葉蟬及炭疽病等等的病害,輕則賣相不好貯藏性差,重則落花落果提早下課掰掰。要做到農藥未檢出非常很不容易,至於葡萄、草莓那些原生地為溫帶的嬌嫩水果,難度又更高。

葉菜類能夠靠著溫室能做到有機,但有機通路講究穩定的品質及出貨,並不是每個農民都有那個技術跟資本玩得起溫室。而敏豆、番茄這類連續採收好幾個月的作物,如果才剛開採沒多久,病蟲害又突然發作起來,不噴藥今年又被提早下課,算算除了這幾個月的工資沒著落,種苗肥料錢還賠了好幾萬。而安全用藥既可以不影響消費者健康,又能兼顧產量,何樂不為?



不被信任的農藥登記制度與農藥管理系統,才是罪魁禍首

台灣的農藥管理當然有需要檢討的地方,譬如安全用藥的落實,植醫制度的推行,農藥對特定族群如孕婦、嬰幼兒,及有易生物如蜜蜂的影響研究,還有傳統通路的抽檢頻率,都是值得討論及監督的議題。

正因為其涉及面向廣泛,才更需要社會大眾的了解與參與。除了消費者最關心的食品安全,還有第一線農民面對病蟲肆虐及市場競爭的掙扎、噴藥時的工安風險,甚至在環境保育及國貿角力也必須納入考量。但千萬別忘記:食與農(消費者與生產者),我們其實是站在同一陣線,就像農民要告訴消費者用藥的原因,鼓勵消費支持安全用藥的農產品。共同決定想吃什麼、該種什麼,才能讓台灣農業永續發展。




延伸閱讀:

1. 【農藥停看聽】從0.01ppm到10ppm,背後意義大不同!
2. 【農百科】何謂農藥「最大殘留容許量」?超標就等於中毒?

 3. 【農百科】農藥延伸使用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鈣與作物品質,進階篇】鈣肥怎麼挑?哪時後施?怎麼用?實習の植物醫生筆記

【鈣與作物品質,進階篇】如何選擇鈣肥?哪時候施?怎麼施?
(本文由科技農報(智耕農工作室)大虫農業共同企劃)

作物除了需要氮、磷、與鉀肥等主要元素,次量與微量元素例如:鈣、鎂、錳與鐵也是不可或缺的要素。「次量與微量元素往往是影響口感、風味、與蔬果品質的關鍵」。


這概念對專業農友來說已是老生常談。鈣肥種類怎麼選?施用的時機?以及施用方法?以下整理了中興大學土環系吳正宗教授,以及肥料從業人員的經驗分享,期許農友都能「投資肥料有賺有賠,施用前請詳閱使用說明書」。


鈣肥是一種土壤改良資材,用途大多為中和土壤的酸性。依照鈣肥種類,大致上可分為,石灰類、爐渣類、以及生物性的蚵殼與蟹粉。好鈣肥的標準,取決於改善酸鹼值的效率,即「以最少施用量就能顯著改善土壤酸鹼度」,因此就環境保育的角度與經濟效益而言,氯化鈣與硫酸鈣是相對等級較差的鈣肥。


不只是保養品,植物精油變身消滅蔬菜害蟲的生物農藥!

不只是保養品,植物精油變身消滅蔬菜害蟲的生物農藥! 編譯 張瑞玶/編輯 林韋佑

蘿蔔蚜蟲(Lipaphis pseudobrassicae)要當心了!美國農業研究局(Agricultural Research Service, ARS)與土耳其阿納多盧大學(Anadolu University)的研究學者們發現,許多由土耳其藥用植物所製成的植物精油,當加入生物殺蟲劑之中使用時,對蚜蟲害蟲具有致命的殺傷力。

當具有芳香的植物精油噴灑於植株外表時,這將有助於植物吸引昆蟲或使昆蟲敬而遠之,此外,經噴灑芳香植物精油的植株還具有抵禦高溫、寒冷或防禦細菌侵擾等功效。

植物精油大多是從風乾後的開花植物中萃取而製成,常用於製作藥品、農業化學藥品、化妝品以及食品工業中。由於植物精油中所含有的生物活性化合物,對昆蟲與蟎蟲具有潛在的毒性,然而對人類與野生動物是相對安全的物質,因此具有芳香類的植物精油,在近年來也已成為友善環境的生物農藥與殺蟲劑開發者的關注焦點。


美國密西西比州的兩個美國農業研究局(Agricultural Research Service, ARS):天然產物運用實驗室(Natural Products Utilization Laboratory)和小型水果研究站(Small Fruit Research Station)的生物農藥研究人員針對25種藥用植物,分別製成植物精油,再藉由噴灑植物精油於作物上,來評估植物精油對於蘿蔔蚜蟲的毒性影響。接受測試的作物為美國東南部常受到蘿蔔蚜蟲危害的作物,包含羽衣甘藍、芥菜、青花菜、高麗菜、蘿蔔、番茄與櫛瓜等蔬菜作物。





研究成果顯示,其中有17種植物所製成的植物精油,比起美國常用來作為有機殺蟲劑所使用的薄荷精油與迷迭香精油,對蘿蔔蚜蟲具有更顯著的致命性。

此外,植物病理學家David Wedge、園藝學家James Spiers、昆蟲學家Blair Sampson、以及土耳其阿納多盧大學的化學家Nurhayat Tabanca等人也證實,使用許多野生植物所製成的植物精油,都可以比使用薄荷精油或迷迭香精油還低的濃度,成功達成100%的蚜蟲致死率。

研究人員還表示,繖形科幅花芹屬Bifora、香薄荷屬(Satureja)與鼠尾草屬(Salvia)的植物,是針對消滅蚜蟲重要且有效化合物的主要植物來源。其中,科學家們對於野生植物──幅花芹(B…

歐洲生物殺蟲劑的現況與發展

歐洲生物農藥的現況與發展 編譯 柴幗馨/編輯 林韋佑

生物性農藥被認為是可以取代傳統化學合成殺蟲劑與殺菌劑的新興病蟲害管理資材,近十年來逐漸成為全球農業科學界熱門的研究領域之一。儘管許多科學文獻證實真菌與植物萃取物等具有殺蟲劑的應用價值,但田間試驗的效果往往不如理想,在不同作物栽培系統中的功效也還需要更多研究來支持,因此生物農藥的使用推廣仍有成長的空間。




歐洲的農藥登記行政手續相當繁雜,目前登記核准使用的生物性農藥數量只有60種,美國核准使用的項目卻已高達2000種,相較於美國、印度、巴西、中國等國家,歐洲的生物農藥市長並不大。

全球所有的生物農藥品項中,超過九成以上為蘇力菌,有趣的是生物性農藥的產值正在以每年成長10%的速率逐年向上提升。科學家預估在2040年至2050年之間,生物性農藥劑的產值將會趕上傳統的化學合成農藥。

生物性農藥依照來源可分成:礦物性、或來自動物性、植物性、與微生物性的天然萃取物,由於成分具有抑制害蟲的效果,對環境的危害較少,普遍被看好未來將能取代現行人工化學合成農藥。

除了蘇力菌之外,關於天然萃取物對蟲害管理的研究還有:蝶豆花萃取物防治斜紋夜盜蛾,絲狀真菌(SAY-Y-94-01)抑制炭疽病菌,哈氏木黴菌抑制鐮孢菌引起的根腐病,防治昆蟲的蘇力菌(Xd3),從乳酸菌LPT-111的發酵萃取能抑制葉角班病,以及葡萄枝幹萃取的生物鹼類化合物-的白藜蘆醇,對斜紋夜盜蟲與蚜蟲的防治應用等。


隨著農藥製劑技術的進步,相較於傳統農藥,來自天然萃取物的生物性農藥的專一性高,對環境的衝擊較小,且藥劑殘留在自然中的機率也低,更可以搭配作物病蟲害綜合管理(IPM),有效降低傳統殺蟲劑的使用量,這些優勢將有助於產業人士爭取鬆綁相關法規的機會。

參考資料:Agriculture Jan 2018, Current Status and Recent Developments in Biopesticide 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