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水耕栽培算有機嗎?美國有機定義之攻防戰!

水耕栽培算有機嗎?美國有機定義之攻防戰!

編譯 心潔編輯 林韋佑、柴幗馨


2017年四月,美國國家有機標準委員會 (NOSB)在科羅拉多大學丹佛分校,討論目前生態農業最熱門的話題:「有機」到底是什麼?最終NOSB仍然將水耕栽培定義為有機認證許可的範圍。但水耕系統是否違背有機農業的精神?NOSB也坦承:未來還需要更多科學數據與討論才能做決定。

美國有機法規與台灣、歐盟都不同,其「有機」法規的定義包含了不需以土壤種植的作物。換句話說,透過水耕或魚菜共生,一種將營養素溶於流動的水中的栽培方法在美國也被視為「有機栽培」。


支持水耕栽培的農民認為:水耕系統比大田能更有效率的使用肥料與水資源,同時也不必受限於土壤,自家頂樓也能成為農場。這不但能減少農產品的運銷成本,也能和傳統大田農場一樣,永續性的經營農業生產。但對於水耕系統的栽培方式,仍有長期持反對的聲浪,反對者認為:有機驗證的栽培必須透過土壤,而水耕有機是被企業控制的一種詭異農業方式,破壞有機農業永續經營的價值。



水耕技術已經是很常見的農業生產方式

水耕技術在美國十分受到農民的歡迎,這項技術讓越來越多住在城市裡的年輕農夫經營產量穩定的「超地方」(hyper-local)農場。有些水耕系統甚至將植物與大型魚缸(吳郭魚是熱門選項)結合,形成魚菜共生(AquaBotanical Beverages),創造出一個隨處可建立的自營生態系。


瑪莉安・古峰是傳承聯合農場(Recirculating Farms Coalition)的執行董事,她認為魚菜共生是非常自然的系統。魚菜共生,就是模擬大自然的生態系:魚在水裡生活、呼吸並產生養分,這些養分會透過水讓植物吸收所需養分以存活,同時協助水的過濾,讓魚能在乾淨的水中生存。就像一個高科技的人工水池,在封閉的循環系統內,魚和植物互利共生,而兩者都可作為人類的食物來源。此外,水耕栽培也可改建成開放式的生產系統,作天然的害蟲調節機制,利用農場的蜜蜂、蝴蝶等益蟲,協助防治水耕系統裡的害蟲。



目前美國魚菜共生農場的數量正逐漸增加,多數的規模都不大,無法商業化,但確實是一種正在蓬勃興起的農業栽培方法。有些屬於教育性農場、有些是新創企業的實驗農場、甚至是餐廳的附屬設施。



在魚菜共生的生態系統裡,農民會盡可能地減少使用水與能源,只添加符合標準的肥料與營養素。若非不得已得施用農藥,也只用使用符合有機認證的農藥資材。水耕農夫就像其他追求環境永續的農夫一樣,可提供消費者含有同樣價值與精神的有機產品。







反對者:回歸土地才是有機農業的本質

來自林利・迪克索恩,豐富機構(Cornucopia Institute)的首席科學家,也是小農的代表認為:有機認證應該只屬於土壤栽培的作物。在這場會議中,他表示他並不看好這些小型的生產設施。反對意見如下:

1. 土壤栽培作物本身的優點,水耕栽培無法取代。土壤栽培的作物有豐富的味道和營養含量(後者尚有爭議,目前沒有證據指出有機作物比傳統作物營養)。


2. 有機的真正意涵並不限於作物本身,而是對於整個生態系、環境和地球都有貢獻。適當的有機田間栽培方法,可確保下一代還能持續擁有健康的土壤,並且維持好的農業生態系。換句話說,有機是很廣泛的概念,並非只有作物本身,而是整個農業生產環境。



「水耕有機作物通常與它的周遭環境沒有交互作用。」針對反對者的質疑,古峰回答:「並非所有魚菜共生系統都是封閉的。開放性的水耕系統,會將魚的廢棄物取出用於土耕栽培。」但是現行法律中,並未強制要求水耕系統每一個環節都要經過認證,也因此產生各種質疑。



正反兩方顯然對有機的定義持不同看法,但真正的戰役不在於使用的肥料來源,而是投入的成本以及農業經營的精神,後者所佔比例甚至更高。豐富機構認為:他們贊同小型水耕農夫(例如古峰)的觀點,但是他們不認為這足以貼上有機的標籤。



會議的最終,NOSB仍然將水耕栽培定義為有機認證許可的範圍。但水耕系統是否違背有機農業的精神?NOSB也坦承:未來還需要更多科學數據與討論才能做決定。



資料來源: 摩登農夫 May 4, 2017   Can Hydroponic Farming Be Organic? The Battle Over The Future Of Organic Is Getting Heated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鈣與作物品質,進階篇】鈣肥怎麼挑?哪時後施?怎麼用?實習の植物醫生筆記

【鈣與作物品質,進階篇】如何選擇鈣肥?哪時候施?怎麼施?
(本文由科技農報(智耕農工作室)大虫農業共同企劃)

作物除了需要氮、磷、與鉀肥等主要元素,次量與微量元素例如:鈣、鎂、錳與鐵也是不可或缺的要素。「次量與微量元素往往是影響口感、風味、與蔬果品質的關鍵」。


這概念對專業農友來說已是老生常談。鈣肥種類怎麼選?施用的時機?以及施用方法?以下整理了中興大學土環系吳正宗教授,以及肥料從業人員的經驗分享,期許農友都能「投資肥料有賺有賠,施用前請詳閱使用說明書」。


鈣肥是一種土壤改良資材,用途大多為中和土壤的酸性。依照鈣肥種類,大致上可分為,石灰類、爐渣類、以及生物性的蚵殼與蟹粉。好鈣肥的標準,取決於改善酸鹼值的效率,即「以最少施用量就能顯著改善土壤酸鹼度」,因此就環境保育的角度與經濟效益而言,氯化鈣與硫酸鈣是相對等級較差的鈣肥。


不只是保養品,植物精油變身消滅蔬菜害蟲的生物農藥!

不只是保養品,植物精油變身消滅蔬菜害蟲的生物農藥! 編譯 張瑞玶/編輯 林韋佑

蘿蔔蚜蟲(Lipaphis pseudobrassicae)要當心了!美國農業研究局(Agricultural Research Service, ARS)與土耳其阿納多盧大學(Anadolu University)的研究學者們發現,許多由土耳其藥用植物所製成的植物精油,當加入生物殺蟲劑之中使用時,對蚜蟲害蟲具有致命的殺傷力。

當具有芳香的植物精油噴灑於植株外表時,這將有助於植物吸引昆蟲或使昆蟲敬而遠之,此外,經噴灑芳香植物精油的植株還具有抵禦高溫、寒冷或防禦細菌侵擾等功效。

植物精油大多是從風乾後的開花植物中萃取而製成,常用於製作藥品、農業化學藥品、化妝品以及食品工業中。由於植物精油中所含有的生物活性化合物,對昆蟲與蟎蟲具有潛在的毒性,然而對人類與野生動物是相對安全的物質,因此具有芳香類的植物精油,在近年來也已成為友善環境的生物農藥與殺蟲劑開發者的關注焦點。


美國密西西比州的兩個美國農業研究局(Agricultural Research Service, ARS):天然產物運用實驗室(Natural Products Utilization Laboratory)和小型水果研究站(Small Fruit Research Station)的生物農藥研究人員針對25種藥用植物,分別製成植物精油,再藉由噴灑植物精油於作物上,來評估植物精油對於蘿蔔蚜蟲的毒性影響。接受測試的作物為美國東南部常受到蘿蔔蚜蟲危害的作物,包含羽衣甘藍、芥菜、青花菜、高麗菜、蘿蔔、番茄與櫛瓜等蔬菜作物。





研究成果顯示,其中有17種植物所製成的植物精油,比起美國常用來作為有機殺蟲劑所使用的薄荷精油與迷迭香精油,對蘿蔔蚜蟲具有更顯著的致命性。

此外,植物病理學家David Wedge、園藝學家James Spiers、昆蟲學家Blair Sampson、以及土耳其阿納多盧大學的化學家Nurhayat Tabanca等人也證實,使用許多野生植物所製成的植物精油,都可以比使用薄荷精油或迷迭香精油還低的濃度,成功達成100%的蚜蟲致死率。

研究人員還表示,繖形科幅花芹屬Bifora、香薄荷屬(Satureja)與鼠尾草屬(Salvia)的植物,是針對消滅蚜蟲重要且有效化合物的主要植物來源。其中,科學家們對於野生植物──幅花芹(B…

歐洲生物殺蟲劑的現況與發展

歐洲生物農藥的現況與發展 編譯 柴幗馨/編輯 林韋佑

生物性農藥被認為是可以取代傳統化學合成殺蟲劑與殺菌劑的新興病蟲害管理資材,近十年來逐漸成為全球農業科學界熱門的研究領域之一。儘管許多科學文獻證實真菌與植物萃取物等具有殺蟲劑的應用價值,但田間試驗的效果往往不如理想,在不同作物栽培系統中的功效也還需要更多研究來支持,因此生物農藥的使用推廣仍有成長的空間。




歐洲的農藥登記行政手續相當繁雜,目前登記核准使用的生物性農藥數量只有60種,美國核准使用的項目卻已高達2000種,相較於美國、印度、巴西、中國等國家,歐洲的生物農藥市長並不大。

全球所有的生物農藥品項中,超過九成以上為蘇力菌,有趣的是生物性農藥的產值正在以每年成長10%的速率逐年向上提升。科學家預估在2040年至2050年之間,生物性農藥劑的產值將會趕上傳統的化學合成農藥。

生物性農藥依照來源可分成:礦物性、或來自動物性、植物性、與微生物性的天然萃取物,由於成分具有抑制害蟲的效果,對環境的危害較少,普遍被看好未來將能取代現行人工化學合成農藥。

除了蘇力菌之外,關於天然萃取物對蟲害管理的研究還有:蝶豆花萃取物防治斜紋夜盜蛾,絲狀真菌(SAY-Y-94-01)抑制炭疽病菌,哈氏木黴菌抑制鐮孢菌引起的根腐病,防治昆蟲的蘇力菌(Xd3),從乳酸菌LPT-111的發酵萃取能抑制葉角班病,以及葡萄枝幹萃取的生物鹼類化合物-的白藜蘆醇,對斜紋夜盜蟲與蚜蟲的防治應用等。


隨著農藥製劑技術的進步,相較於傳統農藥,來自天然萃取物的生物性農藥的專一性高,對環境的衝擊較小,且藥劑殘留在自然中的機率也低,更可以搭配作物病蟲害綜合管理(IPM),有效降低傳統殺蟲劑的使用量,這些優勢將有助於產業人士爭取鬆綁相關法規的機會。

參考資料:Agriculture Jan 2018, Current Status and Recent Developments in Biopesticide Use